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落马 三天前还在谈反腐

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落马 三天前还在谈反腐

昨天中午,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仇和系十八大后落马的第10名中央候补委员。

仇和全程参加了今年两会。就在3天前,在两会云南团的小组讨论会上,仇和曾说:“我们这种体制,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应该是世界上最廉政的。”这是他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58岁的仇和在任职云南省省委副书记前,曾任江苏沭阳县委书记,宿迁市市长、市委书记,江苏省副省长,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他的“个性化”施政方式以及对某些体制局限的大胆挑战,引发巨大争议。在争议的漩涡中,在媒体的关注下,他却一路升迁。

昨天下午,一位曾经采访过仇和的媒体人告诉《法制晚报》记者,春节前还曾与仇和通过电话。电话里,仇和说,“我是被一路举报,但是我的仕途却是一路惊喜……”

两会时间前天仍在参加云南团会议

据媒体公开报道,昨天上午10点,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会议第三次会议结束后,仇和还坐车回到了云南代表团的驻地——职工之家。另据昨天的《云南日报》头版报道,3月14日,仇和参加了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云南代表团全体会议。

记者从今日出版的《云南日报》头版看到,该报今日刊发了《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只有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并无其他内容。

据参加过今年云南代表团审议的媒体记者回忆,仇和在今年两会的小组审议上发言不多,但看上去没有异样。3月13日上午,在云南团的小组审议会上,云南省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发言期间,谈及“地方政府欠钱”问题,仇和还曾回应表示:“我们这种体制,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应该是世界上最廉政的。”

去年两会期间,仇和曾在回答全国雾霾的相关问题时说:“希望大家到云南去深呼吸,到云南大氧吧去享受一番。”

在去年12月21日至22日云南省委常委会年度民主生活会上,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曾这样反思:“总觉得自己是副手、是配角,在攻坚克难上主动性不够高,存在要我干与我要干的矛盾……”

对于仇和的落马,舆论有些意外。这不仅是因为,作为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的仇和,此前一天还在本次人大会议云南代表团的全体会议上参加审议,还因为仇和身上的“明星官员”、“个性官员”的标签。

落马标签曾是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

在中国的地理版图上,宿迁市是个籍籍无名的地方。因为仇和,这个叫“宿迁”的城市迅速被人知晓,但是多数是“负面新闻”。仇和从1996年起任宿迁市委常委、副市长、沭阳县委书记。2001年8月,仇和任宿迁市委书记。

在仇和任职的时间段里,宿迁频频成为外界媒体曝光的对象。

1998年,宿迁市下属的沭阳县,给教师下达“招商引资”任务,结果引起集体罢课,此事被央视《焦点访谈》披露;1999年,又是沭阳县,将犯有小偷小摸等行为的人,在电视上予以亮相、念检讨书,取名“沉重的忏悔”,此事被《南方周末》曝光;2002年,宿迁推行1/3干部离岗招商、1/3干部轮岗创业,政府催生了上千“官商”,这同样引起媒体集中轰炸。

他在宿迁的执政过程中,若论涉及利益群体最广的,当属经济改革。仇和的改革方向,从一开始的出售国有单位的门面房,到所有国企改制“能卖不股,能股不租,以卖为主”,再到拍卖乡镇卫生院、医院,再到出售学校,可谓“一卖到底”。

他甚至因此说过一句极端的话:“宿迁515万人民所居住的855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要可以变现的资源或资产,都可以进入市场交易。”此话至今褒贬不一。

主政昆明野蛮拆迁饱受诟病

在2006年1月20日闭幕的江苏省十届人大四次会议上,仇和当选为江苏省人民政府副省长。2007年12月,仇和调任云南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自2007年12月至今,他给昆明留下了深刻的“仇和时代”痕迹。

2008年1月28日,仇和要求昆明市委九届四次全体(扩大)会议进行现场直播,让官员们开会再不敢走过场;1月31日,仇和主张面向全国公选后备干部,40名博士来到昆明挂职,“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让昆明本地官员再不敢懈怠;2月4日,仇和在《昆明日报》上公布各县(市区)、各部门、各单位“一把手”联系电话,包括他自己和市长张祖林的电话,一时“昆明纸贵”,全城抢购;2月19日,仇和又公布自己和张祖林下班后的联系电话,要求全市公务员24小时做到“办公电话、家庭电话和手机,三通必须有一通”,“周六保证不休息,周日休息不保证”……昆明官场的神经绷到了极点。

一声令下,七村开拆,昆明人并没有见过这么大阵势。2008年2月28日,昆明开拆336个城中村,这与仇和当年在宿迁铁脸拆屋的情形有些相似,又不尽相同。

一位官员说,在仇和来之前,关于城中村的提法是整治,但由于各方利益纠葛,一直停留在讨论上。仇和一提出就有明确的时间表:5年内改造重建336个城中村。

由于在短期内把昆明的基础建设摊子铺得太大,收入微薄的昆明财政根本无法支撑,仇和也走向了“土地财政”。自他任了“城中村改造领导小组”的政委后,“整理土地”、“拆迁改造”等政策、行动一时间让昆明“满城风雨”,也发生了许多利益冲突,爆发了多次大规模群体事件。

2011年12月3日,在昆明市全体干部的注视下,仇和发表了《情系昆明造福人民》的“离职感言”,随后赴任云南省委副书记。前天仇和还参加了云南团的审议,昨天全国两会闭幕,仇和想不到自己的政治生涯也“闭幕”了。

 


仇和曾经这样铁腕反腐

在主政沭阳初期,仇和搞得当地“官不聊生”,加上他的“大胆改革”,当地的面貌逐渐改变。他不仅在当地官场获得了绝对权威,也因为城市面貌的改善,治安的好转,官员被震慑,而在当地民间获得了不错的口碑。


除开枪中国还能对缅甸做什么

尽管外交部在第一时间作出回应并严厉谴责,外交部副部长更是在深夜召见缅甸驻华大使当面申饬,然而更多网民关心的是:我们除了开口说之外,还能做些什么?


徐才厚死了,谁该感谢他?

他的死,在2015年3月16日这一天,使得多少人得到了自我救赎。我相信,将来,有一天,终究会有人在他的墓前,给他送一朵小花,默默的对他说:“你那天终于死了,要不我们可怎么办啊。”


哪里楼高就买哪里

正视城市未来,必须告别“摩天大楼诅咒”。摩天大楼诅咒是一种将经济衰退与摩天大楼关联的奇怪现象,首先提出这一看法的是德意志银行研究主管劳伦斯,他认为“摩天大楼立项之时,是经济过热时期;而摩天大楼建成之日,即是经济衰退之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