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信访局取消信访排名后地方截访车辆减少

国家信访局取消信访排名后地方截访车辆减少

前日,中纪委通报国家信访局原副局长许杰的案情时称:许杰对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司发生的系列严重违纪违法案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这则通报,让向来神秘的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司”浮出水面。南都记者了解到,去年许杰落马前,数名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司的工作人员被查处。

国家信访局的“核心部门”

落马前的许杰是国家信访局排名第一的副局长,分管局里最重要最核心业务。

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是来访接待司的对外机构。每个工作日从早到晚,接待室的大厅排着大长队。它是国家信访局最核心的业务部门。

“信访局有两大块工作,一是处理群众来信、二是接待群众来访。”昨日,一名基层信访局长向南都记者介绍,近几年,来访成为更多访民的选择,与写信相比,上访往往更能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推动问题解决。

作为国家信访局对外的窗口,来访接待司也是矛盾前线和突发状况易发多发地点。

南都记者了解到,按照信访流程,排着长队的访民进入信访大厅后,需要填表写明反映事项,大厅内还按不同地区分设了窗口,有30多名接谈员与访民面谈并将访谈内容录入电脑备案。

“下体民情、上达天听”

来访接待司一方面听访民诉苦,另一方面还能“上达天听”。

按照国家信访局官方网站对来访接待司职能的介绍,来访接待司的业务职能包括6方面:接待国内群众和境外人士等来访工作;反映群众来访中的重要信息;转送、交办、督办重要来访事项;指导协调处理地方、部门接待来访中遇到的复杂疑难问题;协调处理群众来京集体访,参与非正常上访处置,维护接待室秩序;指导检查地方和部门群众来访接待工作。

长期研究信访制度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应星向南都记者解释,“反映来访重要信息”就是将来访中重要的问题,上报中央和国家领导。

据上述信访局长介绍,在地方,需要向党政主要领导反映的“重要信息”一般是涉及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的问题。

改革信访排名的制度漏洞

“来访接待司”的6项职能中,“协调处理群众来京集体访,参与非正常上访处置”的职能最受公众关注。

2005年,《信访条例》实施,要求各级政府建立健全信访工作责任制,对信访工作中的失职、渎职行为追究有关责任人员责任,并在一定范围内通报。其后,“一定范围内通报”演变成“以排名形式通报”,信访排名进入地方党政干部政绩考核指标,最终,进京上访数量直接与地方大员升迁挂钩。

正是在信访排名的压力下,来访接待司成为了地方政府的公关对象。

“来访接待司掌握进京上访数据等第一手资料。”应星对南都记者说,地方政府通过在来访接待司“销号”降低信访数量,以求保住政绩。

上述信访局长也指出,在具体信访案件督办中也存在制度漏洞,为信访接待司在地方寻租提供了可能。“具体的信访案件如何处理、进展程度,来访接待司作为督办方拥有一定发言权。”

南都记者了解到,去年,在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司发生的系列严重违纪违法案件被逐步浮出水面后,国家信访局停止了对各省的信访排名,改为“点对点通报”,进京越级上访不再列入地方政府官员的政绩考核。

今年5月1日起,《关于进一步规范信访事项受理办理程序引导来访人依法逐级走访的办法》正式实施,明确不再受理越级上访。

本月,南都记者多次走访永定门,跟以往天刚亮一大帮人开始排长队相比,队伍明显缩短;同时,守候在来访接待司外的从各地进京截访的车辆也明显减少。

多位受访专家向南都记者指出,取消信访排名、提倡逐级走访、就地化解问题的信访改革,也堵住此前存在的多个制度漏洞。

南都记者 程姝雯 发自北京

(原标题: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司”为何会发生系列违法违纪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