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神木官员会见多名访民时当众睡着(图)

陕西神木官员会见多名访民时当众睡着(图)

新京报快讯(记者 杨锋 实习生 马金凤)“神木县出了个‘睡觉哥’,竟然是县政府的副县长。”昨晚,陕西神木网友发帖称,昨日,神木县一近200人上访团,为反映政府限价房问题,前往县信访局上访。业主代表在与县领导开会时,一位姓刘副县长“竟然在人声吵闹中睡着了。”

今天下午,神木县委宣传部此前的一位负责人称,相关网帖已注意到,但睡着的并非副县长,而是县长助理。

网帖:副县长开会当面睡着

昨晚起,《神木县出了个“睡觉哥”,竟然是县政府的副县长》这则网帖陆续发布在天涯等多个论坛上,并配有多张现场图片。

网帖称,昨日,神木县一上访团,为反映政府限价房问题,前往神木县信访局上访。业主代表在信访局办公室与县领导开会商讨事情解决方案时,“一位姓刘的副县长竟然在人声吵闹中睡着了。”

帖子底下的现场图片显示,一会议桌两侧,分别为信访人席和领导席。领导席中间,一中年男子,头靠椅背闭着双眼。在其左右,还有多名与会人员,其中一名身着警服。

“睡着了得有10几分钟。”今日上午11时许,一位要求匿名的在场上访代表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上访代表有十几人,在神木县信访局会议室与县领导开会协商解决问题,但“这位副县长当着大家面睡着了”。

“老百姓内心焦急,他却在众目睽睽下睡着了,这显然不把老百姓的事当回事啊。”这位代表连呼“心寒”。

参会人员:轮到副县长讲话时,发现睡着了

这位上访代表,是神木“美好·五龙聚”小区400余名业主之一。公开资料显示,“美好·五龙聚”住宅项目是神木县2012年限价房建设工程。但是,小区业主称该项目存在 “合同期限内未交工”、“基础设施未达到交工要求”、“使用不达标建筑材料”等11项问题。

为反映上述问题,该小区业主自发组成了上访团,于11月底、12月初两次前往县信访局上访。昨天早上,上访团200余人再次前去上访。

据多名上访群众介绍,昨日上午近11点,10余名业主代表进入信访局会议室,与县领导开会。据一名参会代表介绍,出席会议的县领导有5人,“常务副县长封杰、副县长刘地树、信访局长及副局长、县公安局长”,他称,同时还有神木镇党委副书记和镇长。

参会代表称,会上轮到值班副县长刘地树讲话时,“我们发现他头靠椅子上睡着了”。参会代表称,当时是12点多。会议到下午1时左右结束。

回应:不是副县长,是县长助理

“刘地树不是副县长,是县长助理。”今日上午11时许,新京报记者致电神木县委宣传部一负责人,他称,相关网帖昨晚就已看到,但其本人已被调往广播电视台工作。

新京报记者登陆神木县政府官网发现,副县长一栏中,并无“刘地树”。公开资料显示,从2007年起,刘地树身份或为县长助理,或为神木县政府调研员。

新京报记者多次联系神木县委宣传部负责人,但对方未接电话未回短信。

(原标题:神木副县长与访民开会当众睡着?回应:系县长助理)

编辑:SN098


不雅照的内幕更可怕

纪委认定不雅照为真,林副局长的回应是自己“被设局”,此事涉及“单位内部矛盾”。而矛盾无非权力之争,权力之争的背后则涉及改造工程的招标工作。至此,不雅照真正的“内幕”已经不太重要,令网友津津乐道的是“故事中的故事”。


美中学生炒股大神是个大忽悠

这叫没钱也任性,整个故事完全是编出来的,这位小帅哥根本没有在股市上投过资,媒体的报道忽悠了全世界,真比赵本山还能忽悠。


从差生歧视,到考试歧视

舆论对该校将学生分为“优生”、“差生”,进行区别对待的歧视性做法纷纷予以批评,但在笔者看来,这起事件折射的不仅是“差生歧视”,还有逐渐在学校、老师中滋长的“考试歧视”——把升学考试分为三六九等。


肾“媛”

聂树斌案升温的法治背景,外加死囚器官移植一直以来的争议,以及章含之“红色名媛”的权贵身份,在三重因素的综合作用之下,最终使得章含之的肾源之谜,与聂树斌之死挂上了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