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新疆来》作者:俞正声推荐地方领导看此书

《我从新疆来》作者:俞正声推荐地方领导看此书

12月9日,俞正声会见《我从新疆来》作者库尔班江(左一)和在京书中人物代表。 新华社发
12月9日,俞正声会见《我从新疆来》作者库尔班江(左一)和在京书中人物代表。 新华社发

据新华社消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9日下午在京会见了《我从新疆来》作者库尔班江·赛买提和在京书中人物代表。《我从新疆来》是什么样的一本书,引起了中央的注意?作者库尔班江告诉南都记者,座谈会中,俞正声告诉他,他向地方主要领导都推荐了这本书,他们都应该看看。

库尔班江出生在新疆和田,他在书中用镜头和文字记录下不同民族、不同职业、不同年龄在内地工作生活的一百多位新疆人的故事,集结成册于10月出版。南都记者日前专访库尔班江,回忆这次会见的细节以及出书的经过。

“不能给新疆人贴一个特殊的标签”

南都:有没有想到过会受邀和俞正声座谈?你对俞主席说了些什么呢?

库尔班江:我一直都相信自己能得到这样一次机会,因为这本书有这个价值。在座谈的时候,我向俞主席反映了很多问题,俞主席也希望听到最真实的一面到底是什么样子。

南都:俞正声是如何回应你的?

库尔班江:他说接下来要关注一些重点问题,不能给新疆人贴一个特殊的标签,地方政府有责任保护自己城市的新疆人和其他地方来的人的利益,不应该逃避。他还在座谈会上告诉我,他向各省党政领导推荐了这本书,让更多的人了解真实的新疆和新疆人。

南都:你觉得中央为何要作出这样的要求?

库尔班江:我一直觉得党中央的政策是正确的。我想,中央这么做是让大家知道,执行不是表面功夫,是靠人的互相沟通和理解。

“放在桌子上的都不是问题”

南都:怎么想到要出这本书?

库尔班江:很多人给新疆贴各种标签,我不愿意被别人误会。我把新疆人的生活记录下来,让大家看到他们只是想过更好的生活,他们在各行各业做好自己,努力认真生活本身就是为这个国家做贡献。

南都:是不是想了一些办法?

库尔班江:我觉得,有些人认为这些题材敏感,实际上就是非常狭隘的表现。最后,我大胆地给俞正声、张春贤等领导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要出这本书,还给他们送了样书。我只是希望把这本书安全出版,就这个要求。他们都非常支持,张春贤还批示说一定要大力支持,这是一本有意义,有正能量的书。

“我最希望全国人民人手一本”

南都:出这本书,最想给谁看?

库尔班江:其实,我最希望全国人民人手一本。我想要大家明白,人心都是相通的。我们应该加强我们之间的沟通,没有交流,没有沟通,哪里会有共识呢?

南都:俞正声也看过这本书吗?

库尔班江:当时俞正声主席进来看到参加座谈会的10个书中人,他一个一个都能对上号而且讲得出来每一个人的故事,所有人都很惊讶。比如艾合买提江·阿布都热合曼介绍自己在中石化。俞正声就问他,你开了一个小餐厅是吗?是不是餐厅里面留不住人,现在也是一样吗?艾合买提江就说,是留不住,主要是租不了房子。所有人一说出自己的名字和身份,俞正声主席都清清楚楚的。然后到了我这里,他就对我说,你就不用介绍你自己了,你过来也挺坎坷的,挺不容易的。

南都记者 吴斌 实习生 韩笑 沈清涛


用国家公祭将历史刻在人心

谴责那些否认和篡改历史的丑陋行为,是一次表态。对不断抬头的日本右翼势力,对于他们不断否认历史的行径,需要用国家公祭这种形式来表达中国立场。相信日本的年轻人也会关注中国的国家公祭日,他们有权利知道这段历史,避免被日本右翼扭曲和篡改的历史所蒙蔽。


日媒在国家公祭日安静异常

12月12日记者翻遍了当天日本六大主流报纸,关于南京大屠杀和中国国家公祭日,竟再无只字片语。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即使在日本互联网上也只有引自中国媒体的报道,基本看不到本土媒体的评论,好像“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完全是另一个国家的事,与日本没有半点关系。


垃圾短信为什么会躲着高官走

本来以为垃圾短信是每个人共同的烦恼,没想到这里面,我们的领导也有特权——只要你是一定级别的官员,就可以不必受到垃圾短信的骚扰。这样的“国家机密”,不是媒体扒粪扒出来的,是运营商自己说的。


意味深长的“少年不可欺”

假如大家都提防着自己的创新思想被偷走,何来创新火花的碰撞?我国要成就为创新大国、强国,就必须重视每一个创新的微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