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反腐重获新生 中央巡视挽回经济损失2.4亿

国企反腐重获新生 中央巡视挽回经济损失2.4亿

有序停放的运粮火车、联排矗立的粮食筒仓、正在装卸粮食的起重机和大型货船……作为我国大型专业粮食物流企业——中国华粮物流集团北良公司(以下称北良公司)呈现一派生机。

谁曾想,一年前该公司新任领导班子却是一筹莫展:公司所属部分开发建设用地被违规划转迟迟不能追回、年亏损上亿元,发展举步维艰……

转机,来自中央巡视工作——2014年中央专项巡视发现该公司原任领导宫明程滥用职权、违规转让土地等违纪违法问题线索,纪检监察机关及时立案查办,目前已为该公司挽回包括40多公顷土地在内共计2.4亿多元国有资产,为企业健康持续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专项巡视发现问题——

有人变着法拿国资搞利益输送

时间的指针拨回到一年前。

按照中央统一部署,2014年3月27日至5月9日,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对中粮集团开展了专项巡视。

“坚持问题导向,剑指党风廉政问题,巡视出威慑力,保持对腐败分子的高压态势。”巡视工作动员会上组长朱保成铿锵有力的话语言犹在耳,巡视组就接到群众来信:北良公司原总经理宫明程滥用职权,违规转让国有股权,低价转让国有资产,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流失。

同时,中粮集团也向巡视组反映,北良公司在2013年并入中粮集团之前曾存在数亿元不良债权。

“反映的问题涉嫌领导干部用国企资源搞利益输送,给国家造成巨额损失,而且线索具体。”巡视组副组长王海沙介绍说,在对线索进行分析研究后,巡视组立即部署,展开核实了解……

经巡视组了解发现,2004年5月至2006年1月,北良公司时任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宫明程涉嫌伪造多名董事签名,将北良公司所持有的下属公司67%的国有股权按账面价格转让给私营企业,使一家国有全资控股公司变为民营控股企业。接着,又未经审计、评估和报批,擅自将北良公司所拥有的土地、油库、码头等优质资产,低价转让给该民营控股企业。

在这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挪腾过程中,宫明程又从北良公司违规借出巨额资金给该民营控股企业,用于收购上述国有资产和开展经营活动。

显然,挪腾并不是白忙活。2006年,宫明程从北良公司退休后担任该民营控股公司总经理。

“这就是变着法儿,拿国有资产搞利益输送。”朱保成组长说,国有企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国有企业负责人不是“红顶商人”,决不能把国有资产当成一伸手就可以拿到的“猎物”,予取予求。

王海沙副组长表示,在对央企开展专项巡视过程中,发现违纪违法问题线索,“既要督促案件查处,惩治腐败,又要积极协助被巡视单位挽回经济损失,促进国有企业健康发展,这是巡视组义不容辞的责任。”

“一定不能让国有资产流失,一定不能让腐败分子在经济上得到好处!”

巡视组及时向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汇报了宫明程和北良公司的问题线索,中央巡视办公室随即将问题线索移交中央纪委。

长达十年的积案,涉及数亿元国有资产流失,利益输送方式异常隐蔽,主要涉案人员身份较为特殊,主要涉案企业在行业和地方举足轻重,案发地大连是东北亚重要港口城市……

通盘考虑这些因素,中央纪委在将线索移交辽宁省纪委的同时,明确了“查清事实、挽回损失、追究责任”的办案主基调,要求快查快结、减少震动,维护稳定、促进发展。

统一协调、查实案件——

为企业挽回巨额经济损失

办案时机,稍纵即逝。

辽宁省纪委迅速成立专案组——省纪委副书记李宇光和常委王雅娴分别担任组长、副组长;同时从司法机关和地市纪检监察机关抽调20余名经验丰富的精兵强将加入。

“专案组如同一台运转精密的机器,一旦开动,就铆足劲往前推进。”专案组指挥小组组长、辽宁省纪委二室副主任周慧哲对当时的情形历历在目。

“我对你们没有信心,你们辽宁省纪委查不下去这个案子。”起初专案组调查人员在找正厅级干部王某谈话取证时,该同志一翘腿说出了这番话。

周慧哲说,案件突破面临着一系列棘手问题。比如,涉案企业和人员多,资金走向复杂且数额巨大;宫明程曾长期担任大连市委常委、副市长和国企一把手职务,社会关系复杂,许多取证对象不予配合;重要涉案人员私营企业老板李殿忠潜逃加拿大多年……

案件推进难度大,但中央纪委、省纪委的决心更大!

中央纪委相关纪检监察室对宫明程案件全程跟踪督办。在案件调查过程中,中央纪委在做好组织协调工作同时,3次派专人到现场指导,及时掌握案件进展情况。审计署提供审计报告中涉及的相关账目,财政部及有关金融机构提供相关账目,公安部门对重要涉案人员实施边控……

同时,省纪委充分发挥组织协调反腐败工作职责,加强与审判、检察、公安等机关和部门的协作配合,形成惩治腐败的整体合力,做到了超前谋划、科学组织、统一协调、同步落实。

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配合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让试图说情者自觉走开,让起初的观望者变为坚定的支持者,让心存疑虑者最终提供了真实有效的证据……

“1万多份账目和书证,重达三四吨,摞起来得有五六立方米。”周慧哲说,原本错综复杂的股权变化、资金往来、土地权属等关系,在海量的书证中逐渐清晰起来。

坚持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从“由供到证”转变为“由证到供”,正是查办宫明程案件的一个显著特点。

而人性化办案,也使宫明程的对抗情绪发生了变化,主动配合组织追回其挪用的公款和滥用职权造成的国有资产损失。他向专案组提交了3套自己制定的资产处置方案,为挽回损失提供了重要参考。

专案组最终查明,宫明程涉嫌挪用公款、私分国有资产、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损失、职务侵占。2014年8月19日,宫明程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资产处置工作前置,查办案件与挽回损失同步推进。”按照中央纪委部署和要求,专案组在办案过程中协调大连市政府、经济开发区等多家单位研究涉案土地、企业股权及其他国有资产权属恢复问题,依法依规、最大限度地挽回巨额国有资产损失。

追回的资产资金用于企业发展——

盘活资源、提振职工创业热情

“前段时间社会上有些讨论,说反腐败追回的钱到哪儿去了?对于我们北良公司来说,这个答案很简单——因宫明程而流失的国有资产又回来了!”

北良公司总经理孟凡杰用三个“没想到”表达了他的心声:没想到纪检监察机关办案力度这么大,没想到查办案件的效率如此之高,没想到能为企业挽回这么多资产。

“北良公司既是宫明程案件的涉案单位,又是此次查办案件的最大受益者。”孟凡杰说。

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港口物流竞争日趋激烈的形势下,北良公司面临着严峻的市场考验。同时,该公司还背负着偿还银行高额贷款利息的压力。此次国有资产的追回,缓解了企业资金和土地上的困难,不啻为企业发展注入一针强心剂。

在专案组的协调下,涉案民营控股公司于今年2月向北良公司交付了5000万元转账支票冲抵债务。“这笔钱回来之后,解决了公司部分流动资金的问题,缓解了当前经营压力。”孟凡杰表示。

“好的规划是企业发展的基础,此前北良公司与涉案民营控股公司的土地产权关系不明晰,严重制约了公司的发展规划。”在北良公司资深经理人王政慧看来,专案组协调追回的两块土地,将成为北良公司发展的新契机。

专案组在查明宫明程违法划转原属于北良公司25.7公顷土地事实的情况下,于2014年12月协调民营控股与北良公司签订了《土地返还协议书》,约定将上述土地全部退还北良公司。

土地产权的明晰,为多年租用该地块的北良公司下属两家子公司提供了良好经营环境。两家公司在行业不景气、长期亏损的情况下,于2014年扭亏为盈,创造了历史最好经营水平。

“除上述土地外,另一块16.7公顷土地权益的收回,为北良东部园区的开发、规划、招商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王政慧介绍,目前中船重工“LNG绝缘箱”项目有意入驻该地块,预计每年可为北良公司带来3000万元收入。

对于北良公司来说,专案组协调挽回的“两块地一笔钱”,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收获。而更大的收获,则是查办宫明程案件之后,整个公司环境的净化、氛围的和谐,全体员工精神的振奋、人心的凝聚。

“一个企业如果乌烟瘴气、氛围糟糕,则人心不齐、发展不顺。”作为一位有着丰富办案和巡视工作经验的“老纪检”,朱保成组长认为,反腐败能够起到“净化空气”的作用,宫明程案件的查办,将为北良公司营造良好的发展氛围。

“流失的国有资产一直没追回,大家心里都堵得慌。” 青年职工王贝利说,如今看到钱和土地大部分都回来了,大家的心气顺了,工作劲头也更足了。

辽宁省纪委副书记韩玉起在总结查办宫明程案件效果时表示:“一方面,宫案的查办对全省的国企是个警示和震慑,能够促使其他国企领导干部时刻绷紧法纪这根弦;另一方面,随着这一历史问题的解决,北良公司全体职工振奋了精神,凝聚了干事创业正能量,公司发展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新气象。”

“在划入中粮集团之后,我们正在移植中粮集团的管理体系,对北良公司进行专业化的管理。完善决策机制,严控企业风险,加强对人财物的监管,决不让历史的教训再度上演。”站在北良港的码头,孟凡杰话语铿锵、目光坚毅。

不远处,一艘满载玉米的货轮靠了岸,几台起重机又开始忙碌起来。天蓝海阔,这个卸掉了沉重历史包袱的企业,再一次扬帆起航……(记者 张国栋 何韬 徐梦龙 钟纪轩)

(原标题:国企在反腐败中重获新生)

编辑:SN146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9岁男童是怎么成“干尸”的

我最想求解的是,救助站为什么在男童死亡那么久及至成为“干尸”后才登报发出寻尸启事?以此为线索,我们可以发出一连串的追问:死于何时何地?怎么死的?尸身上的伤痕怎么来的?死前有否送医诊疗?死后存放在哪里?为何不第一时间发布寻尸消息?


汪国真逝世:谁比谁活得更长

这番感慨,是因为刚刚逝去的汪国真,连日来招致各种调侃嘲讽,从否认诗歌作品,走向鄙薄人格。如此对待过去,对待人生,对待生命,我觉得太不真诚,太不客观,是一种很虚伪的文化生态。


小学生告别信如同啼血告状信

小学五年级的孩子,特别又是女孩子,最该是如花蕾一样的年龄,她们本该是无忧无虑、如诗如歌、天真活泼的年龄段,而现在这个女孩子竟然叹息“活得太累”,以至于拿上一百元就要家出走了,这不禁令人痛心,更让人百感交集。


你永远无法将汪国真逐出时代

始料未及,对于诗人的早逝,网上一边是如潮而至的哀悼与回忆,另一边是汹涌澎湃的批评与反思。对汪国真表示好感的人,夹杂着自己对已逝青春的纪念。有些人说,琼瑶的小说、三毛的散文、汪国真的诗歌以及庞中华的字,构成了人们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共同记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