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以来34名科级官贪腐超千万 多为一把手

2000年以来34名科级官贪腐超千万 多为一把手

法制晚报讯(记者 李文姬 张珺 实习生 崔明辉) 近日,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屡上头条,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手续……其腐败纪录再次引发人们对“小官大贪”现象的关注。

《法制晚报》记者盘点了自2000年以来,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人民币的34名乡科级及以下贪腐官员,有9人涉腐过亿。

这些“巨贪”中,乡科级的一把手占到了总数的六成,高于副职干部。他们落马时的主要年龄区间为41岁至50岁,其中最主要集中在46岁至50岁,约占总数的四成。

职级 六成大贪为乡科级一把手

法晚记者根据媒体公开报道,梳理出自2000年以来,涉贪金额超过千万的乡科级及以下小官,共计34人。其中,乡科级正职一把手超过了总数的六成,比例最高,而副手仅有2人。各地一把手出现高额贪腐的机会远远高于副职干部。

记者梳理发现,这些贪腐小官有会计、工程负责人、村官等,或掌管财务、土地、招标等领域,成为他们的“生财之道”。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越到基层权力越集中,监督也越松懈。乡科级一把手掌握当地实权,“土皇帝”、“一人说了算”是小官巨腐形成的重要原因。而越是资源丰富的地区,这种现象就越突出,因为这些“地方小官”权力非常大,运用公共资源的能力非常高,一个村长、镇长就可以决定本地矿产、土地等资源的批复结果。

此外,一些地方小官素质相对较差,政治意识、法律意识淡薄,更有些人是通过买官卖官上来的,因此上岗后贪得无厌,不放过任何“捞钱”机会,官小但“胃口大”逐渐就变成了“硕鼠”。如果不是案发,其行为很可能会一直持续下去。

但另一方面,监察、制约一方又与这些贪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是亲戚、朋友关系等,“地方保护伞”也为查办增添难度。因此,要相应地治理官商勾结、官与地方组织勾结的现象,各级公安、纪检就要联合发挥力量。

年龄 46至50岁居多平均“潜伏”6年

这些“硕鼠”在落马时的主要年龄区间为41岁至50岁,其中最主要集中在46岁至50岁,共有13人,约占总数的四成。而40岁以下落马的仅有2人。

此外,从公开报道分析,6年的“潜伏时间”对于这部分贪官来说是一个“槛”。据记者统计, “小官巨贪” 从开始贪腐到最终落马平均时间为6.3年。其中,潜伏时间最长的为原山西省阳泉市城区公安局巡警大队大队长关建军,从1997年至2010年的13年中,关建军从一名普通警察变为坐拥数以亿计财富的涉黑组织的头号人物,直到2012年才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5年。

竹立家表示,40岁左右当个科长、镇长、局长在地方是很普遍的现象,此时正是年富力强的时期,精力充足也在当地培养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关系网”也相应地织成。加上“一把手”的身份,其关系盘根错节,给腐败带来了便利。

同时,记者注意到,2000年起的10年间落马巨腐小官总数为18人,竟与近5年人数相当,可见“小官巨腐”现象有愈演愈烈之势。山西等地在人数上遥遥领先,超过了全国总数的1/3。

竹立家解释,这些小官巨贪不是一天形成的。“他们今天批一个矿,明天批一块地,长期如此。通过土地、资源出让等方式,只要在权力范围内能捞的都捞。”

这种“苍蝇式”腐败更加隐蔽,犯罪证据更不容易掌握。地方基层属于“天高皇帝远”,官官相护、利益相连,相互包庇、相互掩饰、相互支持的现象在个别地方很严重。

竹立家说,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必须真正让公共舆论对公共权力进行监督与制约,让权力公开透明,降低地方“一把手”的权力。

刑责 6名小官获死刑

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的1.2亿“业绩”算得上惊人,不过在记者盘点的34名乡科级及以下贪官中,他的涉案金额仅勉强进入前五。据记者统计,共有9名小官涉腐金额超过1亿元,而关建军以2.59亿资金、27套房产,劳斯莱斯轿车 “傍身”,位居榜首。

34人中有6人获死刑,如河北省曲阳县七里庄村党支部书记刘会民受贿罪、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妨害公务罪等11项罪名并罚,被判执行死刑。而判处无期、有期徒刑的加起来共达13人。

记者注意到,有3名涉案金额在1000万元左右的官员被判处死刑,另有9名贪腐金额过亿的小官未获死刑。

如原北京朝阳区孙河乡康营村委会委员梁达贪污1.89亿,北京第二中级法院以诈骗罪一审判处其15年有期徒刑,罚金195万元。贪污2.12亿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财务局会计卞中也仅被判处死缓。

对此,竹立家表示,对于贪官的量刑应该从重从严处理,案件的量刑与贪腐数额大小、造成的危害后果、后期退赔有关。

分析

证据收集不易

多为群众举报

竹立家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说,近年来,有些地区小官为政一方,手伸得顺风顺水,有的甚至有升迁机会也推托了,名曰:“不愿离开基层,愿意为百姓服务”。然而,这些官员的目的其实是在这些监管盲区搜刮敛财。不少官员已经在当地积累了可观的资源,不少对升迁并不感兴趣,甘为地方一霸。

“这就是小圈子主义,这些人当官的目的就是为了发财,而不是为人民服务,不是为了公共利益。发了财他就不愿意走”。 竹立家称,这个圈子很稳固,为了保住这个平台,一些官员不愿意离开这个圈子。此外,另一个原因是,担心走了之后,过去多年的贪腐暴露,所以才有很多小官不愿意升迁的荒唐现象发生。“这是他们自保的一种方式。”竹立家说。

今天上午,北京朝阳检察院的工作人员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解释,根据以往的办案经验,这些小官巨贪的案件查处相对不易,一般多由地方百姓举报,纪检部门或上级再根据线索调查,较少是采用直接发现问题、直接介入调查的手段。这些巨腐小官多在上位一两年就开始了贪腐行为。

文/记者 李文姬 张珺 实习生 崔明辉

(原标题:科级巨贪 六成“一把手”)

编辑:SN179


美国法庭为何保护中国卖淫女

卖淫在美国是非法的,但为何卖淫女在纽约现在被定义为不是罪犯而是受害者呢?美国打击卖淫业的重点不是妓女,而是在幕后操纵甚至逼迫女性卖淫的老鸨或者是皮条客,通常老鸨被抓后会被判重罪,甚至连运送妓女卖淫的车夫也会被判刑。


妇女警局自缢为何不公开监控

每次出现这样的事情时,当事的执法部门总是向社会信誓旦旦的表示,要相信当地部门,一定会“公平公正”的查处此事。但是不要忘了,公平公正的前提是“公开”,在这一点上遮遮掩掩,捂着盖着,还谈什么“公平公正”,这可能吗?


P2P融资发展的法律困境

如果P2P平台不是银行那样的信用中介,那么假设剔除担保公司等角色,谁来为投资人的损失兜底?或者说有没有其他的风险保障来减少投资人的损失?


背离职业伦理该如何受惩?

没有纯洁无瑕的行业,所以也不能指望每个从业者都是职业伦理的忠实标兵。如何惩罚那些背离了职业伦理的人,什么样的惩罚有利于行业风气的良性发展,则是门艺术,也是避免行业丑闻的武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